抱歉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請使用IE6.0或Netscape7.1以上瀏覽~
:::   文字大小: 友善列印


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會議日期
106/10/31

討論事項:
    106年刑議字第5號提案 

刑八庭(原刑九庭)提案:
    刑法第48條規定:「裁判確定後,發覺為累犯者,依前條之
規定更定其刑。但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發覺者,不在此限。」
則裁判前,苟依卷內前案紀錄等資料已足資發覺為累犯,惟裁判
時因疏漏,致未於判決時論以累犯並依法加重其刑,嗣裁判確定
後,得否依刑法第48條前段更定其刑,有下列二說:
甲說:否定說
一、刑法第48條前段所稱「更定其刑」,必其累犯之發覺,係在
    裁判確定之後,始足當之;茍於裁判確定之前,已足以發覺
    有累犯之情事者,即無適用之餘地。又被告之前科資料,與
    認定被告是否屬於累犯,及應否依累犯之規定加重其刑之待
    證事實至有關係,自屬事實審法院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
    。事實審法院於審理時,如依卷內證據及訴訟資料已足以發
    覺被告有累犯之事實,自應加以調查,及於判決內論以累犯
    並依法加重其刑;倘依卷內證據及訴訟資料已足以發覺為累
    犯,而於審判期日就該累犯之事實漏未調查審酌,並於判決
    時漏論累犯並加重其刑,即與刑法第48條前段所稱「裁判確
    定後,發覺為累犯」之情形不同,自不得於裁判確定後以發
    覺為累犯為由聲請裁定累犯更定其刑。況我國刑事訴訟程序
    關於判決確定後裁判之救濟,其中如非常上訴程序既採被告
    人權保護說,以原判決於被告尚無不利者,其撤銷違背法令
    部分效力不及於被告,則何以於更定其刑案件即得更為不利
    於被告之裁定,是刑法第48條前段自應予目的性限縮適用。
二、本院92年度台非字第149號判決雖表示:刑法第48條前段所
    謂「發覺」,應指該案犯罪事實最後判決法院實際上發見而
    言,若被告實際上已符合累犯條件,依卷內所附被告前科資
    料或被告已供稱前科情形,事實審原可得發覺其為累犯,然
    事實審法院於審判時,疏予注意,致實際上並未發覺而未依
    累犯規定論處,仍不能謂事實審「已經發覺」等旨。惟該案
    所示事實,乃因被告身分證編號重編,原審卷內所附之錯誤
    身分證編號紀錄表內並無前案判決紀錄等原因,致事實審原
    得依卷內所附被告前科資料或被告已供稱前科發覺為累犯,
    卻於審判時,疏予注意,致實際上並未發覺而未依累犯規定
    論處,核與本例所討論者,案情顯然不同,自難援引。
乙說:肯定說
一、裁判確定後,發覺被告為累犯者,除其發覺已在刑之執行完
    畢或赦免後者外,得由該案犯罪事實最後判決法院之檢察官
    ,依刑法第48條前段及刑事訴訟法第477條第1項規定,聲請
    法院以裁定更定其刑,且其裁定之效力及於被告,至所謂「
    發覺」,應指該案犯罪事實最後判決法院實際上發見而言,
    若被告實際上已符合累犯條件,依卷內所附被告前科資料或
    被告已供稱前科情形,事實審法院原可得發覺其為累犯,然
    於審判時,疏予注意,致實際上未發覺,而未依累犯規定論
    處,仍不能謂事實審法院「已經發覺」,嗣於判決確定後,
    發覺被告為累犯者,仍得依上開程序以裁定更定其刑。
二、裁判,乃法院、法官所為之意思表示,並應經宣示、送達而
    發生效力,是法院究有無發覺被告係屬累犯,自應以裁判為
    準。又判決確定後,不得再就案件有所爭執,其不特為保持
    訴訟之安定性所必要,亦為設置裁判制度之本意,然裁判係
    出於法官,自不可能完全無瑕疵,如有錯誤或因特殊情形,
    經變更其判斷之內容者,其既判力亦非永久不變,是訴訟上
    乃有非常上訴、聲請更定其刑等救濟途徑,參諸刑事訴訟法
    第441條明定: 「判決確定後,發見該案件審判係違背法令
    者,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得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
    」核其法條用語與更定其刑制度相同,則苟依否定說見解,
    就非常上訴制度豈非亦得致有原依卷內證據及訴訟資料原審
    已足以發覺違背法令,因非於裁判確定後發覺,致無從提起
    非常上訴之結論。況依否定說,似僅肯認於類如被告身分證
    編號重編,致原審卷內所附之錯誤身分證編號紀錄表無前案
    判決紀錄等原因,並致實際上無從發覺為累犯之情形,始有
    本條適用,惟此將本條之適用區分為究係法官或行政人員之
    疏失而有不同,其區分標準顯乏所據。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