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事項, 最高法院
:::   文字大小:



司法院公告

公發布日: 1060629
類  別: 新聞稿
摘  要: 最高法院審理106年度台上字第1042號殺人案件新聞稿
附  件: [最高法院審理106年度台上字第1042號殺人案件新聞稿.pdf]
   
一、被告沈文賓、沈文夏因殺人案件,分別經臺灣高等法院 104年度矚上重更(二)字第 4 號判處死刑、有期徒刑 14 年。案經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沈文夏部分、被告 2 人提起第三審上訴。本院於民國 106 年 6 月 29 日,以 106 年度台上字第 1042 號判決,將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高等法院更審。
二、原審判決情形:
第一審判決關於殺人及妨害自由暨定應執行刑部分(含沒收)均撤銷。
沈文賓共同犯殺人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扣案甩棍壹枝沒收。
沈文夏共同犯殺人罪,處有期徒刑拾肆年,褫奪公權柒年。扣案甩棍壹枝沒收。
三、本院判決摘要:
原判決量處沈文賓死刑,已敘明其根據;但量處沈文夏有期徒刑14 年(第一審係判處無期徒刑)並不適當,且科刑理由有欠完備。再者,原判決認定是沈文賓 1 人單獨實行溺死被害人呂男、潘女之行為,至於沈文夏則只是負責看管潘女,在事實認定、採證論理上,均有違誤。又原判決對於被告 2 人在起意殺害被害人之前,有剝奪被害人行動自由之犯罪行為,漏未裁判,亦有重大違誤。由於上述違背法令情形已影響重要事實之確定,本院無法據以自為判決,故仍將案件全部發回原法院更為審判,以符法制。
四、原判決違背法令情形:
(一)原判決對於被告 2 人殺人過程之重要事實記載及採證,均有違誤:
原判決就沈文夏如何與沈文賓有共同殺人犯意聯絡部分,事實欄之記載與理由欄之說明已有矛盾。又原判決雖認為係沈文賓單獨將呂男、潘女推入水溝溺斃,沈文夏僅有跟隨、看管潘女之行為;但:以卷附勘察報告所載水溝寬度、深度與卷附解剖鑑定書所載呂男、潘女之年紀、身高、體形相比較,暨被告 2人猶須合力始能將呂男、潘女之屍體搬運至小客車後車廂等情形,則以沈文賓 1 人之力,是否可能單獨將呂男、潘女帶往水溝溺斃,並單獨將屍體自水溝內抬出?實非無疑。又沈文賓既可在呂男手腳均遭綑綁之情況下,將呂男帶往水溝處推入溝中,然對於潘女,竟須先將彼雙腳膠帶割開,強拉至水溝處,再綑綁雙腳以推入溝中,此部分重要事實之認定,不僅有違經驗及論理法則,而且,原判決並未說明所憑證據及理由,亦有理由不備之違誤。
(二)原判決僅論被告 2 人以殺人 1 罪,就殺人前之剝奪行動自由部分漏未判決,有重大違法:
原判決僅就被告 2 人有剝奪呂男、潘女之行動自由及殺害呂男、潘女行為之論斷理由為論述,並未敘明如何認定被告 2人原先之剝奪行動自由行為與嗣後之殺人行為,在法律上能評價為自然的一行為,以及其構成要件彼此間具有特別、補充或吸收關係,乃逕認被告 2 人係由剝奪行動自由犯意「變更」為殺人犯意而為,只論以殺人 1 罪,理由已有欠完備。再,原判決僅認被告 2 人起意殺人後之剝奪行動自由部分,應為殺人行為所吸收;至於被告 2 人被訴在起意殺人前之剝奪行動自由部分,究應為如何之法律評價,則漏未判決。
(三)原判決量處沈文夏有期徒刑 14 年(第一審係判處無期徒刑)
   ,並非適當:
依原判決認定之犯罪動機、目的、所受刺激等情狀,沈文夏與呂男、潘女並無夙怨,僅為「挺」沈文賓,即予殺害,足見沈文夏惡性非輕;又沈文夏僅在警詢、偵查之初曾供出部分犯案過程,嗣於法院審理中,即一再反覆其詞,此舉不僅對於事實之釐清無所助益、增加司法資源之負擔,亦難認其有深自反省悔悟之心。乃原判決未審酌及此,率認沈文夏之良心尚未完全泯滅而量處其有期徒刑 14 年,已非妥適,又未說明第一審量處其無期徒刑,究竟有何不當之處,理由亦欠完備。
上述違背法令情形已影響重要事實之確定,本院無法據以自為判決,故仍將案件全部發回原法院更為審判。 
              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李伯道
                        法官 李錦樑
                        法官 彭幸鳴
                        法官 黃斯偉
                        法官 林立華
上一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