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事項, 最高法院
:::   文字大小:



司法院公告

公發布日: 1061026
類  別: 新聞稿
摘  要: 最高法院106 年度台上字第289 號莊婉均違反銀行法等罪案件新聞稿
附  件: [最高法院106 年度台上字第289 號莊婉均違反銀行法等罪案件新聞稿.pdf]
   
壹、本院判決摘要
   莊婉均因違反銀行法等罪案件,經本院於民國106 年10月26日,以106 年度台上字第289 號判決,就原判決事實欄二之(一)、(二)、(四)、(六)、(八)、(十二)、(十四)論罪部分撤銷,發回臺灣高等法院。其餘部分(即原判決事實欄二之(三)、(五)、(七)、(九)、(十)、(十一)、(十三)所示共7 罪部分)駁回莊婉均之上訴,而告確定。
貳、事實(案情)摘要
  原判決認定莊婉均自民國95年5 月8 日起,迄同年9 月11日  止擔任中央電影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影公司)副董事長期間,有如原判決事實欄二之(一)、(二)、(六)、(八)、(十二)、(十四)所載,或與潘○台,或與潘○台及張○諒共同故意遺漏會計事項不為記錄,致使中影公司財務報表發生不實之結果、行使偽造取款憑條及向銀行詐取財物之犯行;復有如原判決事實欄二之(四)所載與潘○台共同業務侵占、故意遺漏會計事項不為記錄,致使中影公司財務報表發生不實之結果,及行使偽造擔保放款借據及質權設定通知書,暨以詐術使銀行將本人之財物交付,其犯罪所得達新臺幣1 億元以上之犯行;另有如原判決事實欄二之(三)、(五)、(七)、(九)、(十一)、(十三)所載,或與潘○台,或與潘○台及張○諒共同明知為不實事項而填製會計憑證及記入會計帳冊、行使偽造取款憑條或匯款申請書及向銀行詐取財物之犯行;再有如原判決事實欄二之(十)所載與潘○台及張○諒共同明知為不實事項而填製會計憑證及記入會 計帳冊、行使偽造支票及向銀行詐取財物之犯行等情,因認莊婉均就原判決事實欄二之(一)、(二)、(十四)部分係犯共同連續行使偽造私文書1 罪,就其事實欄二之(三)、(五)至(九)、(十一)至(十三)部分係犯共同行使偽造私文書共9罪,就其事實欄二之(四)部分係犯共同以詐術使銀行將本人之財物交付,其犯罪所得達新臺幣1 億元以上1 罪,就其事實欄二之(十)部分係犯共同偽造有價證券1 罪。
參、二審判決情形
第二審判決認莊婉均犯罪事證明確,分別從一重論以共同連  續行使偽造私文書、共同行使偽造私文書、共同以詐術使銀行將本人之財物交付,其犯罪所得達新臺幣1 億元以上,及共同偽造有價證券共12罪,各罪分別處有期徒刑3 月至有期徒刑3 年8 月不等之刑期(宣告6 月以下有期徒刑部分,並諭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1,000元折算1 日),並諭知相關之沒收。
肆、本院判決情形     
一、本院判決撤銷原審一部分判決理由摘要:
(一)、關於原判決事實欄二之(一)、(二)、(四)、(六)、(八)、(十二)、(十四)所載部分,原判決認莊婉均係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4 款故意遺漏會計事項不為記載,致使財務報表發生不實之結果罪。然其對於莊婉均前揭不據實將支出資金記錄於中影公司相關帳冊之行為,究竟有無致使中影公司何項「財務報表」發生不實結果,以及其不實之具體情形如何等攸關上述罪名成立之重要構成要件事實,並未詳加認定並說明其憑據,遽論以上述罪名,有調查未盡及理由欠備之違法。
(二)、關於原判決事實欄二之(一)、(二)、(六)、(八)、(十二)、(十四)所載部分,起訴書認莊婉均上開部分所為併涉犯業務侵占罪嫌。原判決則認定莊婉均此部分係併犯詐欺取財罪,並說明起訴書認此部分涉犯業務侵占罪嫌尚有誤會云云。然檢察官就上開部分犯罪事實所起訴之「業務侵占罪」,與原判決所認定「詐欺取財罪」之間究有何種訴訟上關係?上開起訴部分與原判決所認定上述「詐欺取財罪」之社會基本事實是否同一,應否依刑事訴訟法第300 條規定變更檢察官起訴法條逕論以上述詐欺取財罪?原判決對此未一併加以論敘說明,致此部分論    斷之法律關係不明,亦有理由不備之違法。
(三)、刑法修正前行為人所犯數行為具有牽連犯與連續犯競合關係時,應包括的將具有連續犯關係之各行為先論以一罪,然後再將互有方法、結果關係之各罪依牽連犯關係從一重處斷(即先連續後牽連),始為適法。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就刑法修正前所犯如原判決事實欄二之(一)、(二)、(十四)所示多次違反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4 款之行為,以及多次詐欺取財暨行使偽造私文書之行為,均係基於概括之犯意為之,且上開各罪間具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而就上訴人上開多次犯行,先依行為時牽連犯關係從較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然後再就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論以連續犯一罪(即先牽連後連續),核與前揭「先連續後牽連」之法則不符,亦有判決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二、本院判決上訴駁回(維持原審部分判決)理由摘要:
(一)、本院認第二審判決就其事實欄二之(三)、(五)、(七)、(九)、(十)、(十一)、(十三)所載部分,從一重論莊婉均以共同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另就其事實欄二之(十)所載部分,從一重論以共同偽造有價證券罪,其認事、用法及量刑均無不當。莊婉均上訴意旨主張其前揭多次犯行應論以接續犯一罪,但原判決已敘明上訴人所犯前揭各罪,係基於不同原因之資金需求,先後在不同時間,各以偽造中影公司取款憑條、匯款條及支票之方式,分次向銀行詐取中影公司存款
上一筆
:::